秋风清,秋月明。

FFFViragoNeg:

夜深了,听听这个北欧男纸的温柔嗓音,听他对夜晚的温柔倾述。

来自挪威,自然有北欧气质垫底,唱作人Egil Olsen轻柔的吉他、平缓的节奏,连带温润连绵的嗓音,不紧不慢,隐伏着伤感的慵懒情绪,那些简单的音符都沉缓地滑过,好像来自尘嚣之外。没有繁复的编曲、驳杂的音乐元素,也许是因为自然随意才能呈现出如此极简却听感极佳的音乐。
Egil Olsen的歌曲同样也会被定义为适合深夜闲听的作品。
egil olsen:有轻柔的吉他;egil olsen有平缓的节奏;egil olsen还有温润连绵的嗓音。
egil olsen不紧不慢,隐伏着伤感的慵懒情绪,那些简单的音...

ck:

虽然一向重口,但偶尔也要来点小清新

大爱Linus' Blanket这支韩国Indie乐队

好好听~思密达~

听完,整个人都感觉萌萌哒~

存档灵魂:

After the Goldrush
激情过后


【歌词】

 

Well, I dreamed I saw the knights
In armor coming,
Saying something about a queen.
There were peasants singing and
Drummers drumming
And the archer split the tree.
There was a fanfare blowing
To the sun
That was floating on the breeze.
Look at Mother Nature...

重庆小面不加蔬菜,葱花和红油交织的香气让我魂牵梦绕。

远山的呼唤

中元杂记

我家里的中元节历来都是过七月十四,比大众普遍的七月十五日要早一天。近几年年龄渐长之后,母亲都会让我帮她一起分担写包之类的准备工作。

或许这样说有些矛盾,但是写包确实是一件乏味而有趣的事情。说它乏味,因为你会不停在一模一样的纸上面往复的书写着类似的话语,唯一的区别或许只有上奉包的子孙的辈分和过世长辈名字。半截手指那么厚的一沓纸写下来,难免不会觉得手指无力,虎口泛酸。说它有趣,是因为我会在书写长辈们名字的时候下意识的回想起在过去某些日子的闲聊中,父母和我说过的一些长辈们的生平——哪怕是一件很不起眼的生平小事。那种感觉就如同在遥远的一个世纪之后的八月,我轻轻拨开书架上厚厚的尘埃发现一本...

歌词写得真好。

Tproc_sh•LoFoTo:


言叶之庭—rain 秦基博

口水〜〜

虫虫栖息地:


补充一下维C

© Staycool | Powered by LOFTER